多款游戏软件防沉迷模式存在问题 未成年人玩网
更新时间: 2021-07-16

  互联网飞速发展,不仅改变着生活方式,也对传统的未成年人保护模式提出挑战。今天(5月19日)的法治封面我们继续关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在昨天的节目里,我们看到许多案例中,未成年人观看网络直播、大额打赏和充值都是和网络游戏相关。游戏公司设置的青少年模式要么形同虚设,要么敷衍刻板。而为了防止游戏沉迷,如今,许多游戏软件设置出了防沉迷模式。技术人员在测试过程中,同样发现了不少问题。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 何延哲:我们下载了一款大家比较喜欢玩的养成类的一个游戏。下到手机上之后我们看到它要求用户进行实名认证,这个实名认证如果是未成年人,它可能会限制你的(游戏)时长,也不让你去充值。我们随便输入个名字吧,叫张三,然后身份证号,我们选取一个随机生成的身份证号,它和张三肯定是没有对应的,我们看能不能骗过这个身份认证的系统。确实进去了。

  此外,技术人员还发现许多小游戏的程序里嵌套了大量的游戏广告,未成年人在这些游戏之间切换就可以绕开防沉迷系统的游戏时长限制。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 何延哲:这里我们就下载了几款专门针对儿童的App,它叫儿童拼图画画、游乐园这样的小游戏,我们打开其中的一款看一下。我们试着玩一下,这里面有些功能,拼图的功能。你看它有一个游戏广告,而且这个广告是必须看30秒钟,它里面其实夹杂了更多的分发游戏的这种广告。它是有目的性的,它就是想诱导你下载。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 何延哲:它推送的广告的游戏很多就不是完全针对儿童的了,防沉迷系统它可以试玩,玩过一段时间之后换一个游戏玩,他就可以不停地去切换不同的游戏去玩。所以说也就相当于是从这种机制上又避开了防沉迷系统对他的保护。

  游戏公司设置了防沉迷系统,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网络上不断出现各种“破解防沉迷”的应用软件。然而,技术专家测试后发现,这类所谓的破解软件其实背后还有新的套路。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 何延哲:搜索引擎随便一搜,几百万个这样的结果,可以下载到一些解除防沉迷的软件。我们就下载了几款装到了这个手机上做一个测试,我们来看一下它到底能不能破解,它到底还有什么样的一个行为?需要部分权限要进行设备检测,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典型的叫诱导开启,我尝试开启权限,你看它需要一个位置信息,我们先允许了,你看它要一个设备上的照片和媒体,也就是说它拿到这个权限还可以读取我手机里的一些文件。这事实上是比较敏感的,这个是设备信息,设备信息就是你设备唯一的标识。我们把这三个权限全部开放之后,才能使用这一款所谓的破解防沉迷的软件。这里面也提供了一些功能,看上去好像也像那么回事。比如说这个飞天遁地,可能就有点像作弊一样。结果我们点击开启之后呢,它还是提醒我又要看广告。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网安中心测评实验室副主任 何延哲:都是无效的。到最后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就是青少年的个人信息会被这类App不断地去收走,那我们把这款App放到我们的测试工具里面,还可以看到它背后的一些行为。它确实把地理位置、设备号、存储文件,它有读取的行为。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佟丽华:未成年网络保护的前提是基于确认你是未成年的身份,但是你要知道确认身份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要你各种各样的信息,从证件到最后可能是人脸识别。但是你要知道,这个过程其实又会使大量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被各种互联网公司掌握,这也是一个可怕的现象你要知道。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五条,作出了如下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电子身份认证系统。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要求未成年人以真实身份信息注册并登录网络游戏。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 林维:按照我们现在的这个设想和规定,可能会通过相对独立的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份认证的这个系统,比如说他有一个官方的认证系统,通过这个认证以后你才能进入各个游戏的这个平台,那么这样子也能够做到使我们的个人信息能够相应地放在一个我们相对信任的(地方),这样一个地方。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秘书长 唐贾军:要求所有的游戏公司要跟这个系统做接入,接口接入之后要准确地识别出我们的未成年人,然后采取下一步的有力工作。这是国家层面的一个系统也建成了,今年也是要求在6月份之前要完成的,全部接入。

  未成年人游戏沉迷的成因错综复杂,如何破解这一困局需要游戏开发商以及社会各个层面的共同努力。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 陈京炜: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游戏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玩家留住,比如说我们有一些手游可能你会看到,有这种每日签到,签到了就有礼包,签到七天有大礼包,那它其实是会用这种行为塑造的方法不断去强化玩家登录游戏,或者还有为游戏付费的这些行为,都是为了要把玩家留住。

  中国法学会会员部副主任 彭伶:从2017年开始,我国的有关部门基本上是每一年都发布一些文件,来呼吁全社会预防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的问题。因为未成年人保护它是一个系统工程,也可以说是一个各部门联合行动这样的一个工程。

  2020年10月17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将预防未成年人网络沉迷写入法律,其中第七十五条规定: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标准,对游戏产品进行分类,作出适龄提示,并采取技术措施,不得让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的游戏或者游戏功能。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秘书长 唐贾军:现在目前适龄提示团体标准的试行版叫8、12和16分三个年龄阶段。在6月1日今年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之后,我们把标准完善之后,也同期准备来进行发布。我们打算在6月底之前大面积地把这个游戏适龄提示工作部署上。

  现在,在一部分游戏的登陆界面、付费界面,用户已经能够看到适龄提示的图标。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秘书长 唐贾军:比较轻松的、耗时短的、不那么耗费精力的,更适合年龄低一点的孩子;团结合作的、有一些解谜的、有一些开始对一些人物历史有一些学习知识的时候,到我们的中期这样的孩子可能会更接受;到更多的有一些竞争竞技类的,这些来讲可能再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更可以。就像体育运动一样,在学校里我们知道,在小学的时候老师给一个篮球、排球,他不会让你学生组织打比赛的。

  中国法学会会员部副主任 彭伶:一个是网络监管部门的责任,一个是网络信息内容提供商的责任,一个是网络平台的监督责任,还有学校、家庭、教育者、监护人的责任、未成年人自身的责任,这就构成了一个比较全面立体的一个未成年人保护框架。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 敖然:给他们提供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游戏,让他们的兴趣和游戏相互之间能够有结合,可能对孩子比完全让孩子远离游戏要好得多。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 陈京炜:玩游戏这个事除了娱乐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可以帮助小朋友建立一套规范。游戏其实本身是一套规则,参与游戏的人是要自觉主动地去参与,并且要遵守这个规则的。我们真的有特别棒的美术,有特别棒的程序,可能我们在游戏的策划和这种文化的表达上面还有一段可以再去提升的一个空间。接受了游戏这种新的媒介之后,其实可以打开一扇大门,它不是一个只会把你拉进深渊的这样一个可怕的东西。

  把网络游戏一律视为洪水猛兽、全盘否定的看法固然显得过激,一律用堵的方式也不符合时代的发展。接下来我们结识一位年轻人,他叫李晓峰,他曾经是网瘾少年,如今是连续两届的电竞赛事世界冠军。他被网游彻底改变的人生轨迹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呢?

  前电竞职业选手 李晓峰:我爸就买了一台那种红白机,可能想开发一下我的智力。上小学、上中学,我就会趁爸爸不在的时候,他去上班的时候,我就把红白机偷偷地,无论他藏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找出来。

  在李晓峰的少年时代,家长们的“防沉迷”监管方式是把游戏机藏起来。这位世界冠军告诉我们,职业训练和沉迷游戏是截然不同的状态。

  前电竞职业选手 李晓峰:刻苦训练代表你有目标,你是在为了这个目标不断地去努力,开始进入到专注的就是为了出成绩打比赛的一个刻苦训练的一个过程之中。然后玩游戏不断地不想出门,我觉得是叫做逃避现实,就是一定是这个现实里面有什么东西是你所不能接受的,然后你想通过一个虚拟的世界去满足自己的反馈感、满足自己的成就感,是现实世界所不能赋予你的。我觉得如果出现这样问题的话,可能是需要家长和自己的孩子去坐下来好好去沟通的。

  在之前的案例中我们了解到,沉迷网游的未成年人有许多是“氪金”玩家,他们会在游戏里进行大额充值和消费,这与电竞游戏的精神也是有区别的。

  前电竞职业选手 李晓峰:网络游戏很多时候有一些游戏的花钱是没有上限的,但是在电竞里面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你必须通过自己的技术、反应、大脑之间的协调,像竞技对抗一样,像下象棋打篮球一样去击败另外一个人,那这样的话你才是你的胜利。并不是说你花钱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你花钱解决不了。

  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 郑夺:获得一个电子竞技的冠军和你获得一个传统体育的冠军没有太大的区别,你都需要天赋再加上极其刻苦的努力。电子竞技的基础就是手脑眼的协调,我们有一个数值叫APM值,APM就是每分钟点击鼠标和键盘的次数。顶级的职业选手的话一般能够甚至都能够达到300次左右,大家想一想,一秒6次点击鼠标和键盘,而且没有无效操作。如果你真正看过顶级职业选手去玩电子竞技的这种游戏的时候,你会很惊叹。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主任委员 张毅君:随着技术的进步、技术的介入,包括载体介质的变化,游戏的内容、形式、手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你不可能让现在的孩子还去玩丢手绢。00后、10后、15后,他们绝大部分是网络时代的原住民,他们和网络已经趋于不可分离。

  新技术的运用让网络游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玩家。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65亿人,产业规模接近2800亿元。同期,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规模达到1365.57亿元,用户达4.88亿人。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秘书长 唐贾军:通过游戏派生出一个电竞的比赛活动之后,又把我们的从解说、主持、主播、广告等等,包括衍生品的东西,把这些东西又带动起来了。

  欢呼声、聚光灯、两军对垒;舞台下和屏幕后,是聚精会神观看赛事直播的观众们;这样的场景,让许多热爱游戏的未成年人心驰神往。

  电竞青训营试训学员:像那些和我们有代沟的大人,他们都会觉得这些游戏会消度我们的时光嘛,就觉得游戏是祸害我们的,就不让我们玩,会去抵制那些游戏。其实这些做法太过于死板了。

  电竞青训营试训学员:觉得职业的舞台比较光鲜亮丽,那里是我的梦想,是我最后追求的地方。

  总台央视记者 杜思源:在我身后是一家电竞青训营,在这里我们了解到,许多孩子热爱游戏的背后都有相似的梦想,比如说打入职业联赛,成为比赛的冠军等等。而成为一名职业玩家背后需要付出长时间的、刻苦努力,这是一条竞争十分激烈的赛道。

  青训营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许多孩子经过试训之后体会到职业选手训练的辛苦,反而被“劝退”了。

  电竞青训营工作人员 刘硕:一点开始训练,然后训练到下午的六点。这个期间是一直训练,六点到七点吃完饭之后,晚上又开始他们比赛,比赛之后一般到十一点或十二点。就是看别人就觉得很简单,觉得自己也都是可以的,当他们真正地实际过来操作的时候就会发现不是那么简单的了。相对来说回到学校的能占到85%到90%。